半晌贪欢

§人生如戏 唱词婉转不过演绎§
谁说非要传世 才赴生死
我只活这一世 拼个有意思
梦如火里取花 刀口吟诗
未尝过痛 怎见美
泼墨见山水 梵花开凄美
就算我卑微 也有资格沉睡
梦是我的原罪 画出我的世界
却偏偏要享受 这幻觉

#利威尔生贺系列#【利威尔§微团兵利艾】 文艺三十题 之一 码头



 

 

 

 

此图是此篇的最初灵感来源,经好心GN提供终于知道了作者:yuna 1日目-西あ-55a

原图地址: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36545280


侵删致歉。


看来原图作者就算看到大概也看不懂这文,可还是要表示如有万一能看懂:但愿作者大人不会被我的渣文笔雷哭【土下座


食用说明:

此系列为原著向平淡无味的清水暧昧小白文。

每题各为一个小短篇,是一个单独的故事。

每篇之间也有相互的联系,因此这三十题也可以看作是一个整体的故事。

短篇废。

文笔渣。

OOC注意。

 

系列以利威尔为主,所以团兵、利艾、利佩都会有体现。【本人很爱佩妹子与利威尔班其他成员~><~

CP比重为:利艾>团兵>利佩。【佩妹子只是单恋啦,但会有兵长的温柔体现

短篇中哪个CP为主我会标明,如果副CP量微则不会标注在标题上而会在食用说明中提醒。

至于此三十题整体故事的CP倾向,我不想引导大家,决定食用的则请自行体会。

友情方面,韩吉是跟利威尔私交很好的设定。

 

此系列中的人物补充设定:

埃尔文,贵族出身,伯爵之子。

韩吉,贵族出身,子爵之女,入调查兵团前是学医的。

利威尔,由于重度洁癖的关系不喜欢烟酒的味道,喜欢红茶。

 

本篇食用说明:

其实要按我觉得,这篇是纯粹的利威尔,没有任何CP可言

但是因为不是以利威尔的角度,所以也觉得不适合标“利威尔中心”

原题为《车站月台》

基于原著向的缘故,原著中似乎只有船这一种公共交通工具,因此改成了“码头”。

本篇时间点是利威尔班刚进古堡正在打扫时候发生的事情~

 

人物译名使用:

利威尔=Levi=利维=里维

埃尔文=Erwin=艾尔温=艾尔文=埃尔温

韩吉=Hanji

米凯=三毛

佩特拉=佩脱拉




       “兵长,您受伤了?”佩特拉惊讶的看着微微挽起了些许衣袖正在洗抹布的利威尔,他左手手臂露出的部分能看到一道隐没在衣袖里的伤痕,伤痕非常新鲜,应该是刚划伤没几天的。

       “啊,前几天不小心被玻璃刮伤的。”利威尔专注的洗着手中的抹布,随口应到。

       佩特拉皱了皱眉头,走到利威尔身旁看了看,有些担忧道:“兵长,我帮您稍微包扎一下吧。”

       “小伤而已,不用了,谢谢。”利威尔将抹布在阳光下扬起来,仔细检查有没有没洗干净的地方。

       “兵长!”佩特拉有些不高兴的拽住利威尔的衣袖:“伤口没好前不能沾水,您还要打扫卫生,不包扎很容易感染的!”

       “……”利威尔回头看着佩特拉,两人对视了一会,最后利威尔有些妥协的点头到:“麻烦你了。”

       “是,请兵长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拿药箱~”

 

       艾伦是在暂时堆放行李的房间里遇上佩特拉的,佩特拉当时正在里面一边东翻西找一边嘀咕:“奇怪了,药箱放哪了呢?”

       “佩特拉小姐,需要帮忙吗?”艾伦站在门外问。

       佩特拉回头对他笑了笑:“啊,艾伦,你有看见药箱放哪了吗?我一下子找不到了。”

       “药箱是放在谁提着的行李里的呢?”

      佩特拉歪头想了想:“好像是,艾鲁多吧?”

       “艾鲁多先生提着的行李放在这边。”艾伦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指着那边的行李道。

       “啊,好的。”佩特拉连忙过去翻了翻,果然找到了药箱:“真的在这,艾伦好厉害。”

       “呃,没有……”艾伦有些不好意思。

      佩特拉对他笑笑:“我得赶紧走了,利威尔兵长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欸?利威尔兵长?兵长受伤了吗?”听到利威尔的名字,艾伦不由得停住了手上整理东西的动作。

       佩特拉停了脚步,皱眉思索道:“是哦,左手臂上有道划伤,不算深,兵长自己说是玻璃划的,但我怎么看都觉得应该是利器一类的东西划的吧?不过也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以兵长的身手还能被划伤的话,对方岂不是非常厉害?”

       闻言艾伦微微一顿,小声道:“不……如果是在兵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不会吧?”佩特拉有些惊讶的回头看着他,显然对这个说法无法接受:“利威尔兵长的警惕性一向很高的啊!再说王都地下街本身就是个暴力决定一切的地方,斗殴杀人这些事每天都会上演,能在那里头存活下来并且有一定名声的话,应该是当有人想要靠近时就已经会察觉了这种程度才对吧?”

       在这种情形下再一次听到“王都地下街”,艾伦不禁愣住,他忽然有些明白,兵长那天为什么会那么做了。

 

 

       离开审议所的时候已经是红霞满天,来参与庭审的调查兵团的其他成员早已回去了,只剩下埃尔文、利威尔、韩吉跟米凯因为要为艾伦办理移交手续所以才一起留到了现在。

       从堵上门后就一直被关在地下室里,完全没有计算时间的方法,根本不知道已经多久没看见过天空了。抬头仰望漂亮的晚霞,雪白的鸽子披着一身霞光在天上飞过,艾伦深吸一口气,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自由的感觉真是好。

       埃尔文看着仰望天空的艾伦笑道:“要不我们在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去吧?当做是让利威尔揍了你一顿的赔礼。”他又再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利威尔:“今天利威尔也辛苦了。”

       “家底再厚也不是你这样花的,现在回去还赶得上吃饭。”利威尔白他一眼,接着他瞄了一下脸上已经看不出太明显淤青的艾伦,道:“再说,那不过是了他进调查兵团的心愿所付出的代价而已,赔什么礼。”

       一直跟在艾伦身后的韩吉在听到这话后突然愣了一下,接着立刻转身捶着米凯的肩膀猛笑:“利威尔你这完全就是妻子说的话好吗?哈哈哈哈哈哈,抱怨为自己花钱的老公不知节俭的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凯用力绷住表情转过头,不过微微抖动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

       看着埃尔文别有深意看着自己的带笑的眼睛,利威尔火大的啧了一声,一把勾住艾伦的脖子:“呐,艾伦,想吃什么尽管说吧,把那个贵族吃穷!”

       上午刚被揍完的艾伦显然对利威尔还是抱有非常深刻的恐惧,现在被对方一把勾住脖子,他直接就僵在那里,动都不敢再动。

       利威尔看一眼僵硬的艾伦,嘁的一声松开了手,径自往码头的方向走去:“要吃你们自己去吃,我先回去了。”

       埃尔文看着被夕阳拖出长长倒影的直挺背影,嘴角一勾,笑道:“好吧,既然夫人不同意,那我们还是回去吃吧。”

       走在前面的利威尔立刻沉着脸拧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埃尔文道:“埃尔文我警告你,别占我便宜,否则我现在就脱了这身军服揍你!”

       埃尔文努力忍住笑,很有诚意的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临近傍晚,赶着回家吃饭的人很多,码头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个子最高的米凯被韩吉派去买票,艾伦乖乖跟在盘了几圈的长长的上船队伍后头排队,后面跟着的是韩吉——从艾伦交到他们手上后她就一直像个见了新鲜玩具的孩子一样,不停的围着艾伦团团转,左问右问。

       利威尔百无聊赖的坐在栏杆上随处打量,人群中一张看着挺眼熟的脸忽然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盯着那人眯眼看了一会,认了出来:“卡姆登?”

       站在他身旁看风景的埃尔文回头看了看他:“见到熟人了?要去打个招呼吗?”

       利威尔没有回答他,依旧专注的盯着那个人。埃尔文有些好奇,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个有着棕色微卷长发,长相普通的男人,男人的眼睛很小,但非常有神。他脸上有稀疏的胡茬,衣着看起来很普通,似乎正在专注的看着些什么,然而再顺着看过去,埃尔文只看到了拥挤的排队买票的人群,似乎看不出男人注意的目标是什么。

       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一些挤动,但以埃尔文的高度也没能看清到底是什么造成的这种挤动,只能估计是人群里有小孩子又或者是比较大的狗之类的在穿行。然而那个被利威尔称为卡姆登的男人在看到那边的人群挤动后,立刻快步从人群中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紧跟着动的,还有他后面的两个身材差不多的男人。

       没多大会,一个黑色头发,看样子不到十岁的小男孩从人群的边缘里钻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回头张望着,似乎在警惕着些什么。等他发现卡姆登跟另外两个男人也正从人群中走出来时,小男孩立刻变了脸色,飞快的往一条巷子里冲了进去。

       “哼,看来还真得去打个招呼才行啊……”利威尔看到这里突然冷哼一声,紧接着他就从栏杆上跳了下来,视线紧紧盯着对方,快步走进人群里。

       埃尔文愣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但他并没有紧跟在利威尔身边,仅仅是保持着大约五六步的距离跟在他身后。

       韩吉看了一眼突然抽风往人堆里扎的利威尔跟埃尔文,没有理会,继续围着艾伦做她的巨人调查。反正无论什么事,那两人加一块也算彻底的文武双全了,不会有什么处理不了的。自己还是在这里乖乖的等米凯买票回来后再说吧。况且现在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比不上艾伦的吸引力大。

 

       毕竟是穿着军服的,所以利威尔跟埃尔文在人群中的穿梭并未受到任何阻碍,甚至还未走到,就已经有人自动自发的让开,以方便他俩通过。

       利威尔很快便来到了那个小男孩冲进去的巷子口,巷子不算太深,起码站在巷口就能一眼看到头。

       巷子里除了那黑发小男孩跟卡姆登以及他的两个手下外,还有两个小孩,看样子都比那黑发小男孩要小,两个都被之前跟在卡姆登身后的那两个男人给制住了。

       他们太过弱小,男人只需要将他们的双手拗到背后单手握牢,再将他们用力抵在墙上,他们便毫无反抗之力了。

       黑发小男孩鼻青脸肿的被卡姆登踩在脚下,缁黑的眼眸在这阴暗的巷子里仿佛发着光,包含着浓郁的愤恨与不甘。他死死的盯着被卡姆登从他裤子口袋里拽出来的钱袋,奋力的挣扎:“混蛋,你放下!那是我的!”

       利威尔缓步踱进了巷子里,随意的往墙上一靠,冷冷的开口嘲讽:“卡姆登,五年不见,你倒是混得越来越见不得人了。怎么,现在已经沦落到只能仰仗体格优势来欺负小孩子的地步了吗?”

       被称作卡姆登的男人起初并未看清来人的样子,以为只是一般的宪兵,还未表现出太多的恐惧。然而待来人开口说话后,他立刻不受控制的浑身一抖,这低沉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嗓音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熟悉了。曾经多少次,他一边被这个人踩在脚下教训,一边听着这把冷漠嗓音吐出的恶毒字句一刀又一刀的划在他所剩无几的自尊上。

       然而利威尔已经消失了太久了,他就那样突然之间从地下街里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犹如鬼魅消失在黑暗里一般的悄无声息。所以即便现在利威尔穿着一身正正经经的军装出现在他的面前,踩着小孩的男人也还是无法相信那套军装是真的。毕竟原本的利威尔可是个连在王都生活的权限都没有的,只能跟他们一样如同老鼠一般生活在地下街里的人而已啊。

       所以在短暂的恐惧之后,男人找回了些许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他用微微带着点颤的粗哑嗓音朝利威尔吼道:“你、你别多管闲事!现在的地下街已经轮不到你说话了!”

       利威尔不屑的哼笑一声,站直身子刚抬了抬脚,下一秒就已经回旋着出现在了卡姆登的面前。可怜卡姆登连他的动作都没有看清,就已经被他狠狠一脚旋踢重重的甩在了墙壁上。

       整个巷子里一瞬间安静得仿佛连呼吸声都没有了,直到被甩在墙壁上的男人发出一声闷哼。

       男人靠着墙壁缓缓滑落,胸前跟后背都剧烈的疼痛着,他知道肯定有肋骨已经断了,但与此同时,他更加明白利威尔已经脚下留情了——刚刚这一脚他若是直接踢在自己的脑袋上,不用砸到墙上想必也已经足以让他丧命了——然而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因为他实在太清楚男人的手段了,比起杀人,对方更喜欢将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利威尔双手插进口袋里,悠闲的走过去一脚踩在卡姆登的胸前,眼看着男人因为自己这一脚又再吐出一口鲜血,他嫌弃的赶紧缩了缩脚,换了地方一脚跺在对方的肩膀上,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卡姆登,你的脑浆比五年前更少了。就算不记得我以前是怎么教训你的,也该认得这身衣服吧?嗯?光凭我现在穿着的这身衣服,不必我亲自动手,也能让你死上十回。”

       被踩在脚下的男人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满脸恐惧的仰望着踩着自己的利威尔。利威尔从来都是他的恶梦,五年前是,五年后依旧是。如果可以重来一遍,他绝对会好好观察过四周的情况再出手,不,如果可以重来一遍,他宁可今天从来没出来过!

       利威尔侧目扫了一眼巷子里还摁着另外两个小孩的呆滞的男人,冷冰冰道:“你们两个是要我让宪兵来亲自请你们才肯走吗?还不过来抬着这个废物给我赶紧滚?!”

       那两个男人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似的,赶紧放开了原本摁着的小孩,过来抬起卡姆登屁滚尿流的就往巷子口冲去。然而刚到巷口,他们就站住了,因为埃尔文连同跟买完票的米凯汇合了的韩吉与艾伦都已经站在巷子口前面了。

       利威尔回头看了一眼,微微扬声说了句:“卡姆登,再让我见到你不要脸欺负小孩子,你就等着宪兵来找你吧!给我滚!”

       听到这句话,埃尔文立刻抬手拦住了原本想冲上去抓人的米凯,示意面前的三人赶紧走。那俩男人试探着走了几步,见对方确实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就赶紧拖着已经动不了的卡姆登迅速消失在了人群里。

       利威尔看着眼前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黑发小男孩,那孩子的眼中没有丝毫感激,只有浓浓的敌意在不停的翻滚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钱袋——那钱袋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这小男孩的。

       然而就在这时,那小男孩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朝他猛扑过来,又凶又狠的往利威尔拣钱袋的手臂上猛的一刺。

       饶是利威尔反应迅速,也还是被那小男孩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划破了衣服,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对方显然还想把钱袋抢回去。看了一眼面前持刀的小男孩,又抬眸看了看在他身后抱成一团的那两个更加年幼的孩子,利威尔掏出自己的钱袋扔给了那个小男孩。

       出乎意料的,小男孩对着那个扔在他身前的钱袋愣了愣后,竟然捡起来重新扔回给了利威尔:“我只要自己弄来的那个!还给我!”

       利威尔微怔,随即眼睛一眯,抬脚就将小男孩手里握着的匕首踢飞,再一脚重重的踹在小男孩脑袋旁边的墙上。小男孩身子一僵,随即浑身不可自已的抖动起来,可是即便如此,那瞪着利威尔的眼神依旧倔强不屈。

       利威尔捡起自己的钱袋,然后将手搁在膝盖上,俯下身,冷漠而轻蔑的直视着小男孩的眼睛道:“别为了你那一文不值的自尊与骄傲而害死你重要的人!自尊与骄傲,只要你肯努力,总有能挣回来的时候。可是重要的人一旦失去,却永远都无法再找得回来!”

       利威尔说完后就将视线移到后面那两个小孩身上,在小男孩也跟着看向他们的时候,他将自己的钱袋再次扔进了小男孩的手里。这次小男孩只是怔怔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钱袋,没再有其他的反应。利威尔放下脚,又再看了三个孩子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埃尔文走过来,眼睛盯着他手臂上被划破的衣袖问:“伤得怎样?”

       利威尔不看他,直接将手里的钱袋扔进对方手里,转身就往码头走:“不重。还有,埃尔文,我暂时不想看到你的脸。”

       “啊?为什么?”韩吉奇怪的看着独自走开的利威尔,又回头看了看当真就站在原地没再跟上去的埃尔文。

       米凯拍了拍埃尔文的肩膀,埃尔文看一眼巷子里的三个孩子,回头对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将钱袋交到他手里示意他去寻找失主,再回头对韩吉说:“你去看看利威尔的伤。”

       得不到回答的韩吉有点不满的看了埃尔文一眼,却也还是听话的立刻朝利威尔追了上去。

       当时的艾伦并没有太明白这当中所暗藏的一切,虽然也觉得有些地方显得有点奇怪,但最终他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利威尔是个内心善良的好人而已。 


 

       “艾伦?艾伦?”

       艾伦回过神,眼前是有点担忧的佩特拉:“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什么。”艾伦不好意思的笑笑,“利威尔兵长应该已经等急了吧?佩特拉小姐还是赶紧过去吧?”

       “啊,对!那我先走啦,有不舒服要说哟!虽然兵长为人很粗暴,但实际上也是很温柔的人哦!”佩特拉笑笑,在得到艾伦的回应后赶紧抱着药箱跑了出去。

       艾伦跟在佩特拉后头来到庭院里,佩特拉正抱着药箱跟坐在庭院里的利威尔道歉,利威尔微微摇了摇头,卷起衣袖抬手伸给了佩特拉。

       那天在上了船后,韩吉还是一直追问埃尔文到底利威尔为什么会那样说。埃尔文始终没有回答,倒是米凯大约是受不了韩吉一直这样追着埃尔文问,趁着埃尔文走开的空隙将她拉到了一旁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因为距离的关系,虽然有些模糊,艾伦还是听清楚了那句话:“不要再问了。你也听到利威尔对那个孩子说的话了吧,就是那样的事情,埃尔文不会去揭他伤疤的,你应该懂的。”

       庭院中,利威尔正对着帮自己包扎好手臂的佩特拉致谢。

       所以,那是在用自己的伤痛来教导别人吗?就算过程很粗暴,但确实是……包含着温柔的呢。

       艾伦看着佩特拉微红的脸上露出的甜美笑容,微微的笑了。

       人类最强啊……果然跟传闻完全不一样呢。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应该是可以信赖的吧。

 

 

—Fin—

 

感谢食用!

我果然没有写短篇的智商【眼神死

原定情节只有一个小男孩,兵长救下来后拿走对方偷的钱袋,将自己的给了他,这样。

然后,昨天看到了外传小说!

于是果断改了!

拖延症果然也有拖延症的好处~XD

 

外传小说一出来就看到有不少团兵党的姑娘因为被打脸而沮丧

这个三十题是已经有完整构思的,所以其实我也有想团兵相遇时的那些情节

只是运气比较好,感觉还是可以根据官方版的套进去继续用

还记得几年前刚进同人圈时很赞同一句话“

“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同人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所以只要写出自己所爱的cp就好吧,其余请不要太在意。

因为无论打不打脸,那些已经形成的文字与图画

都是你们对他们的爱,不是吗?

 

如果有人看到了这里,那么真是非常感谢~【土下座


评论(2)
热度(3)

© 半晌贪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