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贪欢

§人生如戏 唱词婉转不过演绎§
谁说非要传世 才赴生死
我只活这一世 拼个有意思
梦如火里取花 刀口吟诗
未尝过痛 怎见美
泼墨见山水 梵花开凄美
就算我卑微 也有资格沉睡
梦是我的原罪 画出我的世界
却偏偏要享受 这幻觉

#利威尔生贺系列#【利艾】文艺三十题 之二 碎花窗帘

【利艾】 文艺三十题 之二 碎花窗帘

食用说明:

此系列为原著向平淡无味的清水暧昧小白文。

每题各为一个小短篇,是一个单独的故事。

每篇之间也有相互的联系,因此这三十题也可以看作是一个整体的故事。

短篇废。

文笔渣。

OOC注意。

 

系列以利威尔为主,所以团兵、利艾、利佩都会有体现。【本人很爱佩妹子与利威尔班其他成员~><~

CP比重为:利艾>团兵>利佩。【佩妹子只是单恋啦,但会有兵长的温柔体现

其实利艾跟团兵的比重非常接近……

短篇中哪个CP为主我会标明,如果副CP量微则不会标注在标题上而会在食用说明中提醒。

至于此三十题整体故事的CP倾向,我不想引导大家,决定食用的则请自行体会。

友情方面,韩吉是跟利威尔私交很好的设定。

 

此系列中的人物补充设定:

埃尔文,贵族出身,伯爵之子。

韩吉,贵族出身,子爵之女,入调查兵团前是学医的。

利威尔,由于重度洁癖的关系不喜欢烟酒的味道,喜欢红茶。

 

本篇食用说明:

大概微利佩微团兵吧?

对自己写日常的能力彻底绝望了,简直蠢得不忍直视。

要不是为了继续后面的,完全不想发出来啊……

压根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

 

人物译名使用:

利威尔=Levi=利维=里维

埃尔文=Erwin=艾尔温=艾尔文=埃尔温=埃尔维=艾维尔【团长您译名真多= =

韩吉=Hanji=汉吉=汉琪

佩特拉=佩托拉=佩脱拉=佩德拉

 

 

 

       原定的古堡庭院打扫计划因为比恩跟索尼这两头被捕获的巨人半夜被杀而暂时中止了。

 

       艾伦有些无聊的靠在墙上,地上的树木的斑驳光影已经从被拉得长长的斜影变成了仅笼罩在树冠覆盖的范围底下了。他抬起头,耀眼的阳光从头顶茂盛的枝叶缝隙中一缕缕的透下来。抬手稍稍挡了挡,然后转头望向身后四楼的办公室窗户,那扇窗户依旧如今天早上他们来到时那样开着,里面的人到底谈完没有根本就无法看得出来,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终于是有些体会到被监管的不便了,简直就像是名为利威尔兵长的移动监狱啊。

 

       在埃尔文团长问了他那个古怪的问题后,他就跟着利威尔兵长一起回到了调查兵团的总部。埃尔文团长有事找利威尔兵长商量,而他无论是作为一个被监管者,还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都显然没有旁听的资格。因此现在只能无所事事的待在调查兵团总部的花园里发呆——其实这已经是利威尔开恩的结果——如果按照原本移交时的规定,艾伦必须时刻在利威尔的视线范围之内,以便在他突然失控变成巨人时能及时被利威尔压制住。那样的话,艾伦就只能待在埃尔文团长的办公室外头了。但利威尔在进埃尔文的办公室前回头看了他一眼后,告诉他只要不出调查兵团总部的大门,随便待哪都可以。

 

       昨天才刚在心里树立了 “利威尔兵长是个对上头的命令非常顺从的人”的形象,今天利威尔就突然来了个完全相反的态度,这让艾伦明显有些适应不良。但是利威尔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再管他,进了办公室反手就直接将门给关上了。于是当艾伦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只剩下那扇关得严严实实的办公室门的门板。

 

       肚子忽然响亮的咕了一声,正在抬头仰望团长办公室窗户的艾伦顿时呆住,随后立刻脸红的捂着肚子四处张望——幸好没人在附近,不然刚才那一声可真够丢人的。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从昨晚到今天早上被通知巨人被杀前都一直在听韩吉讲关于巨人的事情。得知巨人被杀了后,全部人立刻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巨人被杀的现场,所以从昨晚到现在,艾伦压根没吃过一点东西。对于一个正处于发育期的男孩子来说,不饿就有鬼了。

 

       花园里已经隐约可以闻到从饭堂里传来的食物香味,艾伦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非常配合的又咕了一声。就在他想是不是该去看看兵长他们开完会没有,等兵长一块去吃饭的时候,韩吉出现在拐角处朝他招了招手:“艾伦!”

 

       艾伦答应一声后连忙跑了过去:“韩吉小姐,有事吗?”

 

       “我们的会还没开完,利威尔让我通知你自己去饭堂吃饭,不必等他了。”韩吉冲他笑笑,神色里已经完全看不出早上刚接到实验体巨人被杀时的抓狂。

 

       艾伦眨眨眼:“呃,那……利威尔兵长不吃饭吗?要不我还是等等他吧?”

 

       韩吉好笑的揉了揉他的脑袋,道:“安心啦,有埃尔文在,不会让利威尔饿着的。你自己去吃就好了。埃尔文已经让人去帮我们打饭了,我们在办公室边吃边开。”

 

       “好的。谢谢韩吉小姐特意来通知我。”艾伦谢过韩吉,刚转过身又立马转了回来:“啊,那个,麻烦韩吉小姐跟利威尔兵长说一声,吃完饭后我还会回到花园这里的,请兵长开完会后直接来这里找我就好,我不会去别的地方的。”

 

       “真是个乖孩子啊,”韩吉笑,“我会跟他说的,快去吃饭吧。”

 

 

       肚子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艾伦坐在饭堂里狼吞虎咽,完全顾不上四周那些时不时扫过来的视线。那天从审议所回到调查兵团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虽然还是赶上了饭点的末班车,但饭堂里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而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后,他就跟着利威尔班一起出发前往古堡了,所以对于调查兵团的大部分人来说,那个能变身成巨人的人类孩子艾伦只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如今出现在这里,当然多少要引起一些注意。

 

       不过艾伦对这些目光并不在意,比起屯驻兵团跟宪兵团的士兵看他时用的那种犹如看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的恐惧眼神,调查兵团的士兵这种好奇的探究眼神实在是要让人舒服得多了。

 

       正当艾伦吃得高兴的时候,饭堂里突然传来一连串向利威尔兵长问好的声音。他有些奇怪的抬起头,看见利威尔拿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走进饭堂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谁,而饭堂里几乎每个人在看到他后都主动的笑着跟他打了招呼。

 

       真是出乎意料的受人爱戴呢。艾伦一边往嘴里舀汤,一边想着。

 

       认识利威尔不过才短短三天,却每天都给他带来完全不同的感受。第一天的粗暴,第二天对上头命令的顺从以及对人暗藏的温柔,今天的不羁与受部下爱戴。艾伦想着便不由得微微眯眼笑了起来,忽然觉得利威尔兵长就像个百宝箱,只要用心,就能从里面发掘到各种各样令人意想不到的宝贝呢。

 

       “喂,自己一个人在傻笑什么?”

 

       低沉的嗓音突然在头顶响起,艾伦一惊,抬头看清来人后赶紧站起来:“利威尔兵长!”

 

       利威尔在他对面坐下,将手上的那个杯子放到他面前:“咖啡,喝了能提神。你昨晚没睡吧?”

 

       “啊……是。”艾伦呆呆的点点头,然后看向眼前那杯咖啡。

 

       “哼,我想也是。你这个蠢货,奥卢欧都提醒你别问了,你还傻乎乎的接着问。韩吉本来一说到巨人实验就完全停不下来的,如果有人表示出兴趣的话她甚至可以不吃不喝的说上三天三夜。”利威尔单手撑着脑袋看他,哼笑一声。

 

       艾伦坐下看着眼前的咖啡,这种浓郁醇厚的香气,他只在以前当训练兵的时候在教官的办公室里闻到过。他咽了口口水,有点期期艾艾的开口道:“那、那个……这个,太、贵重了,还是兵长您喝吧……”

 

       利威尔挑眉看他一眼道:“不用在意,不是我的,打劫埃尔文的。”

 

       “欸?”艾伦有点傻眼。

 

       见对方似乎还是不太敢喝的样子,于是利威尔继续说道:“会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我想让你趁我开会的时间去趟后勤部,让后勤的贝尔按照我列出来的单子将物资找齐装好给我们送过去旧调查兵团总部那里,节省点时间。要是你实在觉得困得不行的话,去我房间睡一会也行,我房间就在埃尔文办公室对上一层的那间。随你。”

 

       “呃,我还好,请把单子给我吧,我去后勤部。”

 

       利威尔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列好的单子交给艾伦,然后又把咖啡再往前推了推:“那就喝了它。咖啡喝起来会有点苦,我已经加了不少的奶跟糖了,应该不会太难接受的。吃完饭喝了它再去吧。”

 

       “谢谢兵长……”艾伦双手握住杯子看着利威尔交代好后就转身离去的身影直至那身影消失在饭堂门口为止。

 

       其实确实已经非常非常困了,早上在花园里挨着墙等待的时候,他甚至都已经好几次差点要睡着了。可是一个月后就是壁外调查了,现在有那么多的东西需要准备,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自己却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舒服的睡觉,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艾伦低下头抱着杯子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微烫的液体带着浓郁的香气与牛奶的顺滑以及微苦的涩味滑入口中,他小心的咽下,口中立刻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甘醇香气。

 

       热度顺着喉咙一路往下,渐渐的扩散到全身,一夜没睡的疲惫感似乎都在这种温暖的熨帖下减轻了不少。艾伦捧着杯子像只晒太阳晒舒服了的猫咪一样眯了眼,感觉心底有种久违了的暖意涌上来。

 

 

       利威尔去后勤部找艾伦的时候,他列的那张单子上的物资已经在马车上装得七七八八了。看到他过来,贝尔立刻过来跟他打招呼:“嘿,利威尔,东西基本装齐了,除了窗帘,已经缺了挺长一段时间了,床单被套这些也挺紧张,所以实在没办法给你找替代品了。”

 

       利威尔闻言微微蹙眉:“缺了多长时间了?埃尔文知道吗?”

 

       “三个月了起码。团长知道的。”贝尔叹一口气。

 

       “嘁!肯定是奈尔手下那群猪猡干得好事!”利威尔低骂一声,“贝尔,麻烦你找人帮我把这些东西送去旧调查兵团总部吧,我带人去买窗帘。”

 

       贝尔一愣:“这……利威尔你是打算自己出钱?”

 

       利威尔哼了一声,伸手拿过艾伦一直拿在手上已经洗干净了的咖啡杯塞进贝尔手里: “怎么可能?当然是算在埃尔文头上啊!谁让他不管士兵死活呢。替我转告他,我会让商家直接把单子给他送来的。咖啡杯帮我还给埃尔文。”

 

       贝尔无奈的苦笑:“好,我知道了。”

 

       “艾伦,走了。”利威尔喊了一声还在状况外的艾伦,往马厩走去。

 

       “利、利威尔兵长。”艾伦反应过来快走几步跟了上去:“我,能问个问题吗?”

 

       利威尔微微回头:“什么?”

 

       “前天……您还说埃尔文团长乱花钱,今天怎么……”艾伦看着利威尔那越眯越细的眼睛,越说越小声。

 

       “哈?”利威尔皱着眉回头看着他:“你是想抱怨我前天让你没吃成大餐吗?”

 

       “不不不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艾伦拼命摆手,脸涨的通红,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好奇心了,果然还是不该多嘴的。

 

       利威尔见他这个样子不满的砸了下嘴,然后将马厩里自己的马牵出来,利落的翻身上马:“你也会说那是‘乱花钱’了,那该花的自然要花。快跟上来,小鬼,我们要去市镇。”

 

       “啊,是!”艾伦赶紧将自己的马牵出来,跨上马后紧紧追着前面的利威尔而去。

 

 

       利威尔带着艾伦去了市镇里最高档的那家布料店,艾伦站在店门前仰头看着那有着精美雕花的招牌,完全迈不动腿——他活那么大从来没进过装修的那么豪华的店里,别说进了,在他前15年的人生里,就连经过都没经过过。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点过来!”利威尔站在门口回头看着停在外头一脸呆滞的小鬼,不耐烦的喊道。

 

       “啊……是!”艾伦有些磕巴的应了一声,然后咕咚咽下一口口水,突然就觉站在店门口的那个男人好可怕。他默默为埃尔文团长的钱包默了下哀,然后在男人发火过来揪人前赶紧走了过去。

 

       “利威尔兵长您好,欢迎光临。”利威尔刚推开店门,店长立刻就迎了上来:“不知道兵长大人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利威尔微微颔首,随意看了看四周挂着的布料,开口道:“兵团里布料紧缺,我来采购些布料回去做窗帘。”

 

       “那请问兵长大人打算要什么质地什么颜色的布料呢?如果您记得所需要的窗帘尺寸的话,挑好布料后,我们这边可以直接帮您加工。”店长谦卑的跟在利威尔的身后说到。

 

       利威尔在店里走了一圈,最后挑中一款有条纹提花的米黄色布料:“这种吧,需要的尺寸跟件数都在这上面了。”

 

       接过利威尔递过去的纸条,店长粗略算了下后,有些抱歉的抬头道:“非常抱歉,兵长大人,您挑的这款布料我们现在有的存货可能未必能满足您所需要的数量,如果您坚持要这款的话,我需要叫人去仓库看看我们的具体存货量有多少才能答复您。又或者您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合适的,我先去确认一下存货量?”

 

       “好,麻烦你了。”利威尔对店主点点头,等店主走后,才回头看艾伦:“艾伦,你有没有看上的布料?”

 

       艾伦愣了一下,道:“兵长,我住在地下室,没有窗户,用不着窗帘……”

 

       “哦,对。”利威尔点点头,不再理他,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没多大会,店长带着抱歉的笑容走过来:“非常抱歉,利威尔兵长,您刚才挑的那款布料我们计算了一下,无论怎么节省剪裁,都还是差了一件的量。您有看上别的款式吗?”

 

       利威尔皱了皱眉,环顾四周:“就差一件啊,那干脆就……剩下那件用这个做吧。”他指着左手边一款米白色底上面绣着淡粉色小花的布料:“正好有个女孩子。另外,那边那匹纯黑的,帮我做个床幔吧,床架高两米半,长两米,宽一点五米,要确保床幔罩上后不会有光线透过去。这些全部做好大概要多长时间?”

 

       “大约两小时左右吧,兵长大人要是有公务在身的话,先走也无妨,您留个地址,我们做好就立刻给您送过去。”店长礼貌的笑笑,拿来纸笔。

 

       利威尔回头看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艾伦,接过纸笔写了地址:“那就麻烦你们送一下吧。账单直接送去调查兵团总部,给埃尔文团长就好。”

 

       “好的。您请放心,今天傍晚肯定会给您送到指定的地址上的。”店长接过地址,恭谨的打开店门:“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艾伦看一眼已经关上的店门,走到利威尔的身边笑道:“利威尔兵长……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利威尔微皱了眉头看他一眼:“说什么蠢话?”

 

       “那个窗帘,佩特拉小姐看到一定会非常高兴吧。”艾伦还是笑,他现在觉得利威尔对他而言就只就像是万花筒,表面上很简单,实则内里千变万化,不同的角度就能看到不同的漂亮花色。

 

       “你不也听到布料不够了吗?毕竟是女孩子,照顾一下也不过分。”利威尔随意回一句,然后往街角处一家点心屋走去。他进去要了一瓶鲜牛奶外加一小罐的蜂蜜,出来时看到艾伦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橱窗里摆放着的鸡蛋糕,但那神情与其说想吃,倒不如说是怀念,于是他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艾伦回头对他笑笑:“想起小时候的事了,妈妈以前经常做这种鸡蛋糕给我跟三笠吃。”

 

       啊,说到底还是想吃吧,小鬼就是麻烦啊。利威尔表示了解的点点头,将手里的牛奶跟蜂蜜塞进艾伦的手里,又转身进了点心屋,一会他拿着一小纸袋的鸡蛋糕出来,同样塞进了艾伦的手里:“走了。”

 

       “欸欸?”艾伦抱着手里的东西,莫名其妙的跟在利威尔身后:“兵长?这些东西是……”

 

       “都是给你的。”利威尔从他手里牵回自己的马:“你不是喝咖啡了吗,万一要是晚上睡不着,就将牛奶加热,然后舀一勺蜂蜜进去搅匀喝了,很快就能睡着了。”

 

       “呃……谢、谢谢兵……”艾伦话没说完,就发现利威尔已经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马儿嘶叫一声立刻往前冲去,“啊,兵长,兵长等等我啊!”

 

       利威尔头也不回的留下一句“1分钟内到不了我两个马身后你就回去给我将剩下所有没打扫的地方全打扫干净。”就绝尘而去,留下艾伦一个人在大街上手忙脚乱。

 

 

       窗帘是在他们回到古堡正在吃晚饭的时候送来的,并没有如艾伦一开始预想般按照寻常人家的普通窗帘的做法来做,而是被做成了非常华丽的款式。就连那个纯黑厚绒布做成的床幔,边缘都被缀上了灿金色的锁边流苏,整个显得高贵又华丽。

 

       然而利威尔面对被做得如此豪华的窗帘似乎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这让艾伦感到有些奇怪。不过经过这一天,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利威尔的深不可测,与不可捉摸。并且在经过韩吉的通宵教学后,艾伦已经有点明白有时候做人还是知道的东西少一点会比较安全。

 

       女孩子多数都会喜欢漂亮华丽的东西,因而佩特拉非常喜欢这些窗帘,尤其当看到那条米黄色底的淡粉碎花窗帘,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艾伦觉得要是佩特拉是韩吉那种直爽的个性的话,没准现在都已经直接抱着窗帘扑上去亲利威尔兵长了。

 

 

       两天后,韩吉带着她的分队来到古堡,想趁着利威尔班暂时待机的机会来给艾伦做巨人实验。不过,韩吉跳下马后的第一个目标不是艾伦,而是利威尔:“利威尔你太强了,上头已经把欠调查兵团的物资一次过全部补齐了!”

 

       利威尔自顾自给他的马儿洗澡,压根没理在他身边疯疯癫癫的韩吉。

 

       不过同样的,韩吉也没理利威尔这完全无视她的态度,继续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嚷嚷:“亚罗恩公爵前天傍晚派人送了一堆各种各样的布料过来说是资助调查兵团,你不知道等人走了后埃尔文的脸色有多难看!哈哈哈哈哈”

 

       “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利威尔有些不耐烦的看一眼韩吉,从桶里舀起水淋到马儿身上。

 

       韩吉好不容易止住笑,一把搂住利威尔的肩道:“不,我意外的其实是你,想必埃尔文也跟我一样吧。没想到你居然会跑到亚罗恩公爵家的布料店去买布。不过,我说,你好歹也体谅一下埃尔文他这三个月几乎没怎么休息过啊。我看他当时那脸色真的觉得他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利威尔一把甩开说着说着又发神经大笑起来的韩吉的手:“一个月后就要壁外调查了,现在还有物资是紧缺的这不是开玩笑吗!我这也算是替他分忧了。”

 

       “噗!”韩吉不屈不挠的继续去搂利威尔的肩膀:“我想埃尔文肯定不希望你以这种方式来替他分忧。”

 

       “谁让他不早点解决这个问题。况且我又没有任何损失,我连亚罗恩公爵的面都没见着。”利威尔毫不在意的抬手摸了摸马儿的脑袋。

 

       韩吉好像终于都笑够了,难得正色道:“你好歹也顾及一下他身为长官的尊严,有些事情他可以做,但他不会让他的部下那样做。就是换做别的调查兵团的人,他也不会同意的,更何况是你?”

 

       利威尔准备去提水桶的手顿住,他直起身子沉默许久,最后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说实话,我没想过会这样。我承认我有利用亚罗恩公爵对上头施压的意思,但我没想过那个店长会这么快就报上去。”

 

       韩吉无奈的笑笑,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利威尔,我有时候觉得你还是太低估你自己了。你以为为什么埃尔文唯独防亚罗恩公爵防的那么厉害?无论是财力还是地位,他明明是最佳的支持者,他却总是将他放在最后最迫不得已时的位置上。”

 

       利威尔回头看她一眼,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颈间的领巾:“我知道了,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Fin—


兵长生日快乐!!!

今天生日但我居然只发了两篇真的好失败啊……

虽说写好的其实不止两篇,但因为要按顺序就只能……QAQ

跳着写真的是种病,得治!

桑心滚走……(ノへ ̄、)

评论
热度(3)

© 半晌贪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