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贪欢

§人生如戏 唱词婉转不过演绎§
谁说非要传世 才赴生死
我只活这一世 拼个有意思
梦如火里取花 刀口吟诗
未尝过痛 怎见美
泼墨见山水 梵花开凄美
就算我卑微 也有资格沉睡
梦是我的原罪 画出我的世界
却偏偏要享受 这幻觉

【团兵§现代paro】Brief Blog


 

又名《看富二代如何把汉子》

文笔渣,严重OOC,埃尔文已经完全不是埃尔文了……_(;3」∠)_

写到最后没耐性琢磨埃尔文到底应该怎样说话,于是决定将错就错,已弃疗,勿救。

跟朋友吐槽上句,结果被朋友吐槽:说什么已弃疗,说得跟还有救似的……

我表示我只能以坑掉与归这周的更新作为对她挤兑我的惩罚~XDDD

以上,就是这样,真的OOC到完全找不到本尊了。【跪

 

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一切请勿深究……orz

一切都是瞎掰,绝无任何映射,如有雷同,绝对是天打雷劈的巧合!

它,是一篇无聊的蠢甜文

 

 

 

       利威尔是在准备下班的时候接到埃尔文的电话的,对方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歉意:“不好意思,能现在来一下我办公室吗?”

 

       “好。”利威尔答应一声,然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放下电脑包,开门往电梯间走去。

 

       “利威尔,要一起去吃晚饭嘛?”难得不用加班的韩吉笑着从后面跑上来拍他的肩,“咦?你今天没拿电脑吗?”

 

       “不,在办公室,埃尔文刚打电话给我让我上去。”利威尔走到电梯前,将上下两个按钮都按了。

 

       韩吉闻言,吃惊得仿佛看到了拉登复活跳太空漫步一样看着他:“什么?!埃尔文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找你?!”

 

       利威尔好笑的看她一眼:“啊,大约终于都意识到让技术总监加班才是一个网络公司老板最该做的事了吧。”

 

       谈话间,左边的电梯门开了,是向上的,利威尔走进去,伴随着韩吉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生之年终于能看到你在埃尔文手下加班,真是死而无憾啊!哈哈哈哈!”

 

       利威尔白她一眼,按下了楼层键与关门键。

 

 

       秘书已经在外面等候着,见到利威尔来了立刻领着他进办公室。

 

       “辛苦你了,赫里斯塔,你可以下班了。”埃尔文看一眼对一进来就随意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利威尔露出满脸惊诧的秘书,微笑道。

 

       看着小巧漂亮的秘书点点头匆匆退出去后,利威尔调侃到:“米凯眼光不错啊,很适合你。”

 

       秘书是新招的,因此不知道埃尔文跟利威尔之间的关系。两人是同一所名牌大学同专业的师兄弟,毕业后两人又先后到了同一所著名的通信科技公司工作。后来埃尔文自立门户,凭借私人交情将利威尔、韩吉跟米凯等一众干将挖走。在苦苦奋斗了五年后,如今公司在互联网圈子内已经占有一席之地。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埃尔文对利威尔的玩笑表示无奈,他将自己的手提电脑递过去:“来,帮我看看,好久不写,手都生了。”

 

       利威尔闻言微微睁大了眼睛,赶紧接过来仔细看。那是一套网页代码,他们最近另辟蹊径开了个名为briefblog的新博客,一反常规博客的长篇大论,briefblog的每条博文只能写120个字,更利于及时抓住日常的微小感想与互动交流,又相应的开发了手机客户端,现在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只待影响再大一些,在页面添加小量广告,就能收广告费收到手软。而埃尔文的这套网页代码,显然是briefblog的新功能——“悄悄关注?”

 

       埃尔文点点头:“briefblog太公开了,这个功能能稍稍弥补一下。例如暗恋对方想关注又不想被别人知道的,或者其他相类似的情况。会员还可以将被悄悄关注的人的更新设置成永远在最前,保证不会看漏对方的任何一条消息。怎么样?”

 

       “嗯,想法很不错。”利威尔一目十行的扫下去,埃尔文自立门户后就再也没做过技术类的工作,这类工作一向由身为技术开发总监的自己负责的,只不过埃尔文就是埃尔文,当初那个以优异成绩毕业的高材生,哪怕再久没写,要认真写起来时,依然是能甩自己部门里新来的那几个实习生几条街的。

 

       “写得非常好,只要再稍稍修饰一下就能上线直接用了。”利威尔把电脑还回去,挑了眉看对方道:“这种小事老板还要亲自动手,是对我近来的工作有什么不满吗?”

 

       埃尔文一愣,倒是万万没想过对方会这样想,原本得到对方夸奖的沾沾自喜瞬间全无:“不,怎么会?你的工作成绩是公认的好的,我一直非常满意!我只是不想你太累,而且这么个小功能,我用空闲时间就能搞定了。”

 

       利威尔冷哼一声:“埃尔文,在你手下五年,我从没加过一次班,你有见过像我这样能天天准时下班的技术总监?”

 

       “有见过,你。”埃尔文眼带笑意的认真点头。

 

       利威尔被噎得说不出话,他烦躁的站起来:“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明天我会让佩特拉来接手,优化页面效果,你看过后满意了就能上线。”

 

       “等等,利威尔,我坦白,我只是想亲手写这个程序出来。”埃尔文赶紧跟着站起来。

 

       利威尔脚步一顿,微蹙了眉回头看他:“……有暗恋对象的人是你吧?”

 

       埃尔文坦然点头,看着利威尔的目光温柔如水:“对,所以这个功能,其实是为我自己以及他写的。”

 

       利威尔回过头,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我知道了,会弄好的。”

 

       “那么,做为妨碍你按时下班的补偿,请你吃饭如何?”埃尔文笑着走上前道。

 

       “不了,谢谢。”利威尔生硬的回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埃尔文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回头对着电脑上的代码沮丧的叹了口气。

 

 

       初冬的太阳落得早,不过比平时晚了半小时不到,踏出公司时,路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利威尔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又再缓缓的吐出来,这才觉得心里的抑郁减轻了些。

 

       他拿出手机,打开briefblog的客户端,犹豫再三,进入了帐号管理,点了埃尔文的帐号。

 

       利威尔跟埃尔文的认识是缘于学校宿舍不够。大一新生的利威尔被塞进了研一的埃尔文的宿舍。然后仿佛是被学校遗忘了一般,利威尔在那宿舍一住就是七年,从本科到研究生。前三年他一直跟埃尔文住,两人关系好得韩吉看了都嫉妒。身边人也爱开他们俩玩笑,甚至在有人疯狂追求利威尔的时候,埃尔文会当众开玩笑的说:“亲爱的,你可不能抛弃我。”然后得利威尔笑眯眯回一句“放心,亲爱的,我不会因为人家头发比你多就跟他走的。”后独自在角落里默默吐血。

 

       他们之间几乎没有秘密,他们知道对方的所有帐号跟密码,包括银行卡。

 

       利威尔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密码不正确,请重新输入”又重新手动输入了一次密码。

 

       手机客户端上的埃尔文的帐号,还是当初briefblog客户端刚开发出来时埃尔文硬逼着他输进去的,美其名曰看看他心里还有没有他——从埃尔文毕业后,因为工作繁忙,他们已经很少有机会需要用对方的帐号去帮对方做些什么了。

 

       定定的看了会手机屏幕上依旧没变的那一行字,利威尔抬头看着暗灰色的天空,在公司门前站了好一会才迈开步子。

 

       车子送去维护了,今早上班时还觉得麻烦,现在倒觉得正好,可以去酒吧尽情喝酒。

 

 

 

       等觉得后悔的时候是在第二天早上,利威尔顶着宿醉的头疼欲裂走出公司电梯,迎面撞上准备下楼买早餐的韩吉。

 

       韩吉略惊讶的看着脸色发白的他,道:“怎么了这是?难道埃尔文突然发起疯来让你加班加通宵了吗?”

 

       原本因为头疼而烦躁不已的利威尔在听到“加班”这个字眼后更加暴躁,他连看都不看韩吉一眼,直接跟她擦肩而过。留下电梯前的韩吉诧异的咂舌:“竟然发火了……”

 

       利威尔回到办公室,将自己摔进柔软舒适的办公椅内闭目养神。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有人来敲门,他睁开眼睛,挺直身子坐好:“进来。”

 

       “总监,这是您的早餐。”佩特拉微笑着将餐盒放在利威尔的办公桌上。

 

       利威尔有些奇怪的看着佩特拉:“我没要早餐。”

 

       “诶?”佩特拉愣住:“可是,这是韩吉小姐刚才给我的,说是您让她替您买的。”

 

       利威尔微怔,随后道:“我知道了。一会你打个电话给赫里斯塔看看埃尔文什么时候有空,他那有个页面代码,是briefblog的新功能,你跟进一下。”

 

       “好的。”佩特拉点头答应,然后退出了办公室。

 

       利威尔打开餐盒,里面是熬得浓稠的白粥以及一份爽口的配菜。

 

       要换作平时,他是绝不会吃寡淡无味的白粥的,但对现在宿醉头疼毫无胃口的他来说,这微烫绵软的白粥却正合意。

 

       他喝光了那盒白粥。微烫的温度抚慰了被大量酒精折腾了一晚上的空空胃袋,似乎连头部抽疼的神经都缓下了抽搐的节奏。

 

       丢掉饭盒,利威尔又再将自己扔进了宽大的办公椅,琢磨着中午请韩吉吃饭算是感谢这一盒及时的白粥与自己今早一时没克制住的火气。

 

       到底是女人,心细。

 

       下意识的想法让正准备看下属新交上来的程序编码的利威尔微愣了一会,最后他吐出一口气,默默在心底再次感叹道:是啊,女人多好。

 

       他该找个女人照顾他。

 

 

       午饭是在韩吉喜欢的韩式烤肉店里吃的。韩吉面对一大堆烤肉吃得津津有味,利威尔昨晚空腹喝酒喝到醉,到现在也没什么胃口,只捧着装了韩吉给他点的人参鸡汤的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那鸡身内塞了有米跟其他食材,再加上鸡肉,利威尔也算是有东西垫肚子。

 

       “泥刀弟肿么了?”韩吉将一个用生菜包好的烤五花肉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问到。

 

       利威尔又再喝了一口汤,才缓缓开口到:“我打算辞职。”

 

       韩吉愣了一下,下一秒就被噎住了,她脸憋得发紫,痛苦的猛捶自己的心口。

 

       利威尔啧了声,赶紧倒了杯茶递过去。

 

       韩吉灌下整杯茶才缓了过来:“为、为什么啊?”这不用加班的技术总监上哪找啊!——当然,她没敢把后面这半句话一并说出来。

 

       利威尔跟埃尔文、韩吉、米凯都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大学里大家就是好友,不过韩吉认识利威尔的时间更长,两人高中就是同桌。也因此她相当了解利威尔,例如哪怕具体原因不明,但她现在绝不会再跟利威尔提“加班”这个词——她确实很多时候都不识趣,但她清楚现在不是可以不识趣的时候。

 

       “想换个环境。”利威尔揍着汤碗,淡淡的说。

 

       韩吉看了他好一会,问:“打算什么时候走?”

 

       “手上的项目完成后吧。”利威尔顿了一下:“那时候应该差不多年底了,工作会轻松很多,艾鲁多顶一阵子没问题的,开年再让米凯招新的总监。”

 

       放下筷子,韩吉给自己添了茶。她原以为利威尔只是有这么个想法,那样自己还有机会劝对方放弃,谁知对方却已经将所有事情都考虑周全了。她知道,利威尔已经下定决心了。

 

       午饭最后在沉默中结束,韩吉一边想着如何才能让利威尔改变主意,一边默默的吃光了所有的肉。

 

       利威尔没有她那么多想法,决定一旦做下,剩下的就只有执行。

 

 

 

       三天后,“悄悄关注”功能上线。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暗地里多少人迫不及待的使用了这个功能只有数据部的人清楚。

 

 

 

       韩吉隐约觉得利威尔要辞职跟埃尔文有关,但具体如何有关她也说不上来。

 

       那两人从相识开始,关系就非常好。埃尔文性格温和有礼,跟利威尔住的那三年在生活上对利威尔照顾得无微不至,所以后来当她无意中得知埃尔文其实是个富二代,老爹是个跨国企业的企业家时,韩吉觉得自己的眼镜真的摔成了渣。

 

       她极尽自己所能的去观察利威尔跟埃尔文,奈何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出来。

 

       埃尔文依旧极度精确的把握住工作量,从不让利威尔有加班的可能。利威尔依旧尽己所能的将一切交到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到完美,绝不让自己负责的部分有任何出差错为埃尔文带来麻烦的可能。

 

       韩吉捧着咖啡杯在茶水间里悠悠的叹了口气。距离上次利威尔跟她说打算辞职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她一点发现都没有。唯一不同的,只有利威尔打那以后一直以累为由拒绝他们四人偶尔的晚上聚会。韩吉一直没跟埃尔文、米凯说利威尔想辞职,哪怕她自己也想留下他。但在原因不清的情况下,她不想胡乱打乱好友的计划——如果这当中有什么利威尔不愿意说又非走不可的理由的话。

 

       以利威尔的工作效率,大概最多也就是半个月,那个项目就该完成了。韩吉看着门外匆匆走过的埃尔文,这人最近下来的次数很频繁,一有空就往利威尔的办公室钻。昨晚在酒吧里再一次看不到利威尔的身影后,那人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在这个项目结束后给利威尔放个假让他出去渡假休息一下,不然怎么总说累?害得自己跟米凯这两个一星期五天班加上晚上加班能成六天的人差点当场拿起酒瓶就往他脑袋上砸——偏心也没这么过分的啊!按常理说,利威尔才该是加班最多的人吧?!

 

       韩吉捧着咖啡杯慢悠悠的踱回自己的市场部,毫不意外的,在经过技术开发部的时候看见埃尔文被一脸烦躁的利威尔赶出了办公室。技术部的人早已对此情形见怪不怪,最近这段时间奥卢欧甚至会用手机上的秒表功能掐时间,看埃尔文如何每次刷新被利威尔赶出办公室的最短时间记录,然后再在幸灾乐祸的时候被佩特拉一本文件夹拍过去。

 

       埃尔文从技术部走出来,对上看好戏的韩吉,他有些无奈道:“他最近怎么了?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利威尔不愿意见我。”

 

       韩吉仿佛被点醒了一样,整个人都微微怔住了。那是一个她已经抛弃很久的想法了——在当初大学的时候,她曾经以为那两人是互相有意的,为此她还拽着利威尔死缠烂打的求证过,然而结果一无所获。后来她特意怂恿身边人去开那两人的玩笑,那两人也依然如旧,甚至会顺应玩笑给予各种配合。韩吉打小就自认为是捣蛋逼人套取情报的第一高手,可遇上这两人后倒是完全没辙了。

 

       看了一眼明显有些失落的埃尔文,韩吉忽然清晰的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两人相识13年,虽说没有在一起,却从来也没见他们各自谈过恋爱。想到这里,韩吉装得一脸坏笑,开起了那许久不曾开过的半真半假的玩笑:“是不是你外遇被利威尔发现,现在人家要跟你闹离婚啊?”

 

       “尝过他后,谁还能入得了我的眼啊?”埃尔文先是像从前那样顺着韩吉的玩笑接话,随即像想到什么似得微微怔了一下,但那瞬间极短,要不是韩吉一直盯着他看,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

 

       韩吉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找到问题的关键点了,当然起因是什么在后来两人真的成了后她从埃尔文嘴里问出来时真的无语了整整一个小时。但是当下的她,只是立马坚定了静观其变的心。最起码在弄清楚事情具体的情况前,任何参一脚的行为都可能让她的好友雪上加霜,不说利威尔可怕的事后报复,就是论真心,她希望最低限度,利威尔能得到一个他自己愿意要的结果。

 

       那天之后,埃尔文没再经常去骚扰利威尔,韩吉觉得她那天那句半玩笑的试探,应该是无意中给埃尔文提了醒了,虽然她觉得对方意识到的东西似乎不怎么好,因为埃尔文的消沉显而易见。

 

 

 

       埃尔文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自己briefblog的主页,上面有韩吉刚发的欺负完下属的得意感想,有米凯昨晚酒吧里的泡妞心得,有纳纳巴对米凯压榨他劳动力的吐槽,有许许多多亲朋好友的各种消息,唯独没有他最想看到的人的消息——利威尔自从看了自己写的那套网页代码后再没有用briefblog发过任何东西。

 

       内线电话响起,是赫里斯塔,询问他是否有时间,说利威尔有事找他。埃尔文说有,然后关掉了浏览器上的briefblog网页。

 

       利威尔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有亲自上来找埃尔文了,工作中能用电话解决的事情他绝不会亲自跑上来一趟。因此当利威尔将写着“辞职信”三个字的白信封放到埃尔文面前时,埃尔文完全傻在了那里。

 

       “悄悄关注”是埃尔文想出来的馊主意,他摸不准对方的态度,便想到用这种方式来试探,只要利威尔想,他完全可以看到整个后台。只是他绝对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能有这么大,他有些慌张的站起来:“不,利威尔,别这样,不接受也无所谓,我绝不会骚扰干涉你的。”

 

       利威尔莫名其妙的皱眉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埃尔文,我说我要辞职,你有在听吗?”

 

       他当然有在听!同时他多么希望自己没听到!埃尔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怎样你才肯留下来?”

 

       利威尔沉默了一会,撇开头道:“我只想走。”

 

       “为什么?为什么唯独对我这么狠?”埃尔文难以置信的看着利威尔喃喃自语,他觉得心凉,断断想不到利威尔会这样对他。以前在学校里艾伦也曾疯狂追求过他,万众瞩目、被人看笑话一样看是利威尔最讨厌的事情,但他除了明确拒绝外并没有任何明显回避对方的行为。只要对方不影响他的生活,他还会当对方是朋友,顶多比对一般人保持更多一点的距离,以免对方误会,也好让对方尽快死心。他认识他这么久,眼看着他一直都是如此处理追求者的,怎么唯独自己,他竟然绝决到要一走了之?

 

       利威尔简直快莫名其妙死了,从他提出辞职开始埃尔文就跟个精神错乱的病人一样在那里胡言乱语,他到现在一句都没听懂。恶劣的心情跟无法沟通的郁闷让他的耐性消磨殆尽,他站起身,冷冷道:“辞职信放这了,我手上的项目过两天就会完工,然后我会跟艾鲁多交接,他上手我就走了。”

 

       “利威尔!”埃尔文一把拉住他的手,回身就将人掼到墙上困住:“艾伦当初追你闹得学校里人尽皆知,你明知他到现在还喜欢你,你都能跟他正常来往,甚至同意他进入公司。我不过是在briefblog里悄悄关注你,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非走不可?”

 

       这话信息量太大!利威尔觉得自己那个当初号称D大建校以来最聪明的大脑已经完全当机了。现在他被埃尔文困在两手臂之间,只能呆愣愣的抬头看着对方,怎么都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埃尔文难得失控,捧起利威尔的脑袋就低头啃下去,湛蓝的眼睛里不停翻滚的是清清楚楚的痛苦与不甘。从小跟着父亲在生意场上打滚,他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然而从来掌控着一切的人突然发现最重要的东西彻底失控,毫无心理准备的他现在就犹如一头困兽,只能依照本能,炸起全身的毛,对着对方痛苦咆哮。

 

       嘴里传来的湿润翻搅与压迫终于让利威尔反应了过来,他用尽全力一把推开压制自己的人,一边擦嘴一边冲对面的人大吼道:“埃尔文你混蛋!你连密码都改了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悄悄关注了谁!”

 

       埃尔文被利威尔推得摔倒在地,尾椎传来的疼痛让他大脑清醒不少。他终于发现自己误会了对方:“……你……不知道?后台看得到啊……”

 

       “埃尔文!我就是跟你再熟,尊重别人的隐私这种东西我还是懂的!你既然连密码都改了,我为什么还要这么不要脸的去窥视?!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大明星吗?就算你是,我也不是狗仔队!”利威尔怒气冲冲。

 

       “不……不是这样的……”埃尔文从地上爬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蠢到家了,原来剧情从来就没按照他最初估计的方向发展过,对方从头到尾只以为他有了喜欢的人而已。于是,面对如此暴怒的利威尔他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利威尔看一眼有点不知所措的埃尔文,转身就走。自己就是个神经病,才会喜欢上这种神经病!

 

       “利威尔!”埃尔文再次一把拉住利威尔的手,这次他聪明的选择了单刀直入:“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到现在,整整13年。”

 

       利威尔没有挣脱,于是埃尔文接着说:“悄悄关注是为了你写的,我摸不准你对我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以此试探。如果你不喜欢我,以你往常的拒绝追求者的方式,你顶多就是跟我保持距离。我想那样我至少还能看着你。”

 

       利威尔突然冷笑了一声:“那你有想过如果我喜欢你,会怎么处理吗?”

 

       埃尔文抿了抿唇,迟疑道:“……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你喜欢人的样子。”

 

       利威尔回身一手甩开对方的手:“你的脑子上哪去了?既然不知道,你如何能判定我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

 

       埃尔文哑口无言,确实觉得自己这回是蠢到家了。

 

       “为什么到了现在才突然想到要表白?”利威尔看着他,神情上完全看不出倾向,让埃尔文的心难得的被彻底吊了起来。

 

       犹豫再三,他决定继续坦白,显然自己在生意场上的所有计谋放在感情上完全都行不通,成不成都好,起码别再干蠢事:“因为我父亲终于都点头了。”

 

       利威尔再一次被埃尔文的话炸得反应不过来,他错愕的看着埃尔文,舌头仿佛是被猫吃了,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埃尔文看着他,缓缓道:“我爱你,不希望你遭受任何委屈,所以只有解决一切障碍我才敢来跟你表白。我知道你觉得奇怪,我迟早要回去接手父亲的企业,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的自立门户开这家公司,那是因为我不舍得看你熬夜加班后苍白的脸色跟青黑的眼眶。”

 

       说到这里埃尔文低下头低低笑了一声:“我其实就是个公子哥,以前你们不觉得,只是因为我还没有碰上靠自己搞不定的事情。这家公司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从我父亲那要来的钱开的,虽然到现在已经还光了。还有你当初说的,确实,如果让你加班,根本不需要五年才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可那都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只是你能舒舒服服的做你喜欢做的工作,仅此而已。”

 

       埃尔文放开一直攥着的利威尔的手,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眸认真道:“利威尔,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逼迫你答应我,我只是觉得我在之前那件事上实在是做得太蠢了,我不想再干蠢事,所以只好选择全部坦白。你永远都有选择的权利,我只希望,就算是拒绝,我也能得到你其他追求者的待遇。不要离开这里,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给你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

 

       利威尔不知道自己就那样呆愣着看了埃尔文有多久,他只知道等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整张脸已经烫的能煎熟鸡蛋。默默一直爱着对方的人从来就不只有埃尔文一个,利威尔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眼睛就只跟着这个人转的,只是当发现的时候,一切早已是定局。他很早前就想过,自己只在埃尔文身边陪到他遇上喜欢的人为止,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自己。

 

       不是想要否认两人之间的亲密,而是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暧昧,有的仅仅只是从不知道何时开始习以为常的平淡而已。然而彼此之间那巨大的身家差距,让这一切都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燃起的火柴微光一样脆弱虚幻。

 

       虽然埃尔文之前在示爱这件事上犯过傻,但这不代表他就是个蠢货。现在利威尔低下头,只留两只通红的耳朵给他看,答案到底是什么,不敢说百分百,起码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是有了。于是他上前一步,一把将那僵硬的人抱进怀里,在对方耳边轻声道:“亲爱的,你可不能抛弃我啊。”

 

       现在利威尔才真正体会到,当初这句被对方反反复复挂在嘴边的玩笑话,竟然从一开始,就是一句最真心的大实话。他忽然就勾了嘴角,放松身体,手也环上对方的腰,笑道:“放心,亲爱的,就算你头发掉光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Fin—


评论(16)
热度(17)

© 半晌贪欢 | Powered by LOFTER